原標題:女童被卡三樓防盜窗,女子當“肉墊”支撐20分鐘:下來才后怕

  6月29日,湖北荊州,一名3歲左右的小女孩被卡在三樓窗戶防盜網的縫隙里。小女孩的哭聲傳來時,李婷正在家住事發小區的朋友家里玩。

  李婷今年31歲,與丈夫一同養育了三個孩子。六年前,她辭去工作,成為一位“全職媽媽”。她說,也許是因為日夜與孩子打交道,她對孩子的哭聲格外敏感。

  匆忙跑出門、下樓,李婷看到小女孩兩條腿懸空著,小小的身體搖搖晃晃。來不及細想,她抓著防盜窗爬了上去,嘗試把小女孩推回窗戶里。她前肢彎曲,手掌扒在一塊鐵皮上,鐵皮光滑,又缺乏支撐點,試了幾次后李婷很快意識到,自己發不了力,還很容易掉下去。

  為了幫助小女孩減輕痛苦,李婷趴在鐵皮上,頭頂著墻壁,讓小女孩的腳踩上自己的肩頭。她輕聲安慰著小女孩:“不要哭,堅強一點。踩在阿姨的身上,不要亂動?!焙芸?,兩名男子也上來幫忙,小女孩得救了。

  下來后李婷才覺得后怕,她的兩只手上被劃了幾道口子,右臂胳膊肘瘀青了,兩條腿一直抖。她把傷口拍下來發給閨蜜,告訴她“這是最美的傷痕?!?/p>

李婷正在用自己的身體支撐被卡女童。視頻截圖李婷正在用自己的身體支撐被卡女童。視頻截圖

  “上去的時候沒想這么多”

  新京報:事發時你在做什么?

  李婷:當時是6月29日上午10:40到11:00之間。我正在同住事發小區的朋友家里玩,就在那個小女孩家隔壁拐個彎。突然聽到有小孩子哭聲,我就跑出來了,看到一個小女孩被卡在三樓防盜窗上,下面圍了大概二三十個人。我可能對小孩哭聲比較敏感,因為我每天跟自己孩子打交道。

  新京報:你看到這個小女孩時,她狀況怎么樣?

  李婷:當時她哭得很大聲,腳不停來回踢動,我很怕她脖子卡住發生意外。我當時也沒想那么多,看到上面是個孩子,我就抓著旁邊防盜窗的鐵管,一步步爬上去了。

  新京報:你當時想做什么?

  李婷:我一開始想把她從上面直接推進去,因為不能救下來,頭會卡住。但是當時我抓在鐵皮上面,沒有支撐感,不知道是不好發力還是我自己力氣不夠,我嘗試了一下,推不上去。后來我就想先幫小孩減輕痛苦,讓她踩到我的肩膀上面,大概支撐了20分鐘左右。

  新京報:你上去之后跟小女孩有交流嗎?

  李婷:那個小女孩一直在動,一會兒踩我肩膀,一會兒踩我的頭。因為我彎著腰兩只手扶在鐵皮上面,所以我也不敢亂動。我的頭幾乎是靠在墻壁上的,因為只有那樣我才有支撐點。

  我跟她說“不要哭,堅強一點,踩在阿姨的身上不要亂動?!钡撬×?,看起來只有3歲多,不是很能聽話。她還一直在哭,邊哭邊說:“我要出去玩,我要玩手機?!币驗楫敃r她媽媽出去買菜了,她的手機從防盜窗掉到下面的鐵皮上,她想去撿手機,才發生意外的。

  新京報:最后小女孩是怎么被救下來的?

  李婷:我差不多支撐了15分鐘左右,一個穿黑衣服和一個穿白衣服的男子過來了。黑衣男子在我旁邊,剛開始也想著把小女孩推上去,但是他個子有限,下面又是鐵皮,安全第一沒有繼續,后來他想幫我扶著點,看看我們兩個相互扶著能不能爬上去,但我支撐不上去了。穿白色衣服的男子高一點,幫著把小女孩推進去了,又幫忙把手機撿回來。

  新京報:在這個過程中,圍觀人群有什么反應?

  李婷:他們都很熱心,有的之前上去敲過門,有的打電話求助,還有的在下面拉了床單。如果小女孩不小心掉下來,可以接住她。

  新京報:你當時害怕嗎?

  李婷:上去的時候沒想這么多,下來的時候我有點害怕。白衣男子把小女孩推進去以后,告訴我們“可以了,我們下去”,我說“我怎么下去?”后來下面的熱心朋友指點我“小姑娘你踩這里,慢慢走”“我幫你把門扶著,腳踩在那個門上面”。這么下來的。

  新京報:這件事對你有什么影響嗎?

  李婷:我下來之后感覺手上流血了,才發現兩只手上被劃了幾道口子,右臂胳膊肘瘀青了。當時就有點后怕,兩條腿一直抖。那幾天可能是精神高度緊張,一直睡不好,晚上一兩點鐘都睡不著,早上五六點我就起來了。昨天開始才睡了個好覺。當時我把傷口拍下來發給我閨蜜,我說“這是最美的傷痕?!?/p>

救下女童后,李婷身上留下了劃痕和瘀青。受訪者供圖救下女童后,李婷身上留下了劃痕和瘀青。受訪者供圖

  “我在救別人女兒,我媽媽也在擔心自己的女兒”

  新京報:后來你們見到小女孩家長了嗎?

  李婷:白衣男子把小女孩推進去之后,我就走了。當天,小女孩母親就來對我們表示了感謝,一直說“以后會注意的”。小女孩爸爸應該不在家,在外地,但是她爸爸認識我朋友,很誠心地感謝。

  我能理解家長的感受,意外真的是誰也沒想到的?,F在的小孩子,當爸爸媽媽不在的時候,只有用電子產品、玩具和吃的才能哄住。小女孩太小了,她不懂得危險,還沒有那種意識。小孩都是家長的命,我那時候想,要是我自己孩子遇到了這種事,我也會崩潰的。

  新京報:你自己也有孩子?

  李婷:我自己三個孩子,大的10歲了,還有一對雙胞胎5歲。之前生第一胎的時候,我還在外面工作,后來就沒有上班,在家全心全意帶三個孩子,已經6年了。

  我自己帶孩子,知道有時候意外都是難免的,不能全怪家長。因為家長只有一只手,媽媽也不是萬能的,一個家庭不能只靠媽媽一個人,我覺得大家都有責任。

  新京報:你家人知道這件事,是什么看法?

  李婷:生活中他們都覺得我是大大咧咧的。我丈夫覺得下次再遇到這種事應該先把自己的安全顧好,因為意外往往都是沒想那么多的情況下發生的。

  我跟孩子們提過這件事,他們都說“我媽媽好勇敢,我媽媽救了一個小女孩?!蔽业浆F在都沒有給他們看過那段視頻,但是我兒子有手機,他自己在網上看到過。

  我自己的媽媽第二天給我打電話,問我“那個小女孩你認識嗎?”我說我不認識,她說“你的視頻我看一遍哭一遍?!蹦菚r候我就在想,都是為人父母,我在救別人女兒,她也在擔心她自己的女兒。每個孩子都是媽媽的心頭肉。

  新京報記者 徐楊